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恩施  小雨转多云 15℃~20℃   空气质量:优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文艺作品>>文学>>散文

一个民族文学的使者

发布时间:2015-10-22 15:28

一个民族文学的使者

周仕华

QQ图片20151022152506

郭大国,土家族,湖北宣恩人,1956年出生。

他少年时读书、放牛、割草、打柴、做农活。他放生产队的牛去吃了别人园子里的蔬菜,被那家的主妇骂他的朝天娘,让四山五岳的人们都能听见的声音至今还在他的耳边回响。他砍人家山上的柴(偷柴),被别人发现后撵得他鸡飞狗跳,不仅柴没有得到,还在逃跑的时候搭落了一颗门牙至今还缺着。他深深地体会到那时候山区的农民要维持好一家人的生活的确是个非常不容易的事。他总觉得小时候好像从来都没有吃饱过饭,看到别家的娃儿吃白米饭、吃肉、吃馍馍就眼馋,总觉得人生最奢侈的东西就是一颗水果糖。

他高中毕业后回乡当农民做记工员,那年他十六岁。在农村,他听惯了农民在山上唱的薅草锣鼓、三棒鼓、高腔山歌;他熟悉乡亲们的心里需求和生活习惯;他懂得农村的礼俗礼仪。

后来他为生产队做副业,每月交三十六元钱,这在当时是一个了不起的金额,一般人做不了。为了找副业款,他去学岩匠、泥瓦匠、裁缝,上屋捡瓦,去林场栽树,工地上拉板车,养蜂。他是哪门手艺能找到事做就学哪门,啊门事能赚到钱就做哪门。所以他修过桥、修过路、修过屋、修过电站、打过小工、赶过马车、找过蜜源……他与这些手艺人在一起,有闲暇时他就听师傅们讲张叉叉和其他一些社会底层人们的列却故事,他当时认为社会上只有这些列却人是最聪明的。

由于在那个时代对于做副业的人都被认作是“资本主义思想最严重的人”,所以招工、招干、当兵、考学等所有的公务行业他都没有办法进入,因为政审通不过。有一次大队学校差一个民办老师,学校校长推荐了他,大队党支部研究的结论是:“他的资本主义思想严重,他当老师要把学生往资本主义路上引,出了路线错误是个大问题。”后来他当了教委主任后想起来都是一件很好笑的事。

他年轻时这些坎坷的生活经历为他后来搞小说创作写恩施人打下厚实的生活基础。

高考读中专毕业后他参加了工作,他做过林业工程师、林业局长、镇党委书记、教委主任、副县长、县政协副主席,而他对人说他最终只是个读书人。

他爱读书,一生都手不释卷,而且涉猎的面广泛。由于工作的需要,他政治、经济、文史哲、理工、医药卫生、农牧业等各个行业的书他都眷顾,而且是以大学教材为主。他走到哪里,提包里总有一本闲书,休闲之余他就会拿出来翻阅。到一个地方逛街,他要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书店,他说他喜欢买书看,因为他喜欢在书上乱画,所以他的个人藏书极丰。他自嘲自己是一个穷秀才,浪漫文人,不修边幅的人。

他固执地认为文学就是人学,是人生的最高境界,是人类文明的基础,是社会发展的原动力。不过他的这种观点有待商榷,这只能说明他对于文学的爱好与执着。他写过很多篇散文,短篇小说,特别是为别人的多本著作写过序,然而他的代表作还是他的长篇小说《张叉叉列却传》。

《张叉叉列却传》以清末民国为时代背景,以宣恩县沙道沟这个历史上的真实人物张叉叉的列却故事为主线,采用地方方言和写实的手法,生动地展现了恩施地区的土家历史、民族文化、生活习俗、地理风情、社会矛盾。其场面之宏大、故事之幽默、情节之离奇,书中内含哲理,适合具有各种文化层次的人阅读--水平低的读列却,让你捧腹大笑;中等水平的读文化,让你知道旧时代恩施的土司、科举、佛道释知识;水平高的读思想,让你在王福生和赵驼子这两大家族的斗争中去悟道。

他现在正在创作另一部长篇小说《清江东流》。他说他如果身体许可他会继续写下去,他要把他所经历的、所学到的、所做过的、所思考的以小说的形式写出来。他说只有文学和文化才能让一个民族和地方真正强大,才能走向世界,他要做这个时代民族文学的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