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恩施  小雨转阵雨 14℃~20℃   空气质量:良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文艺理论

--简论蔡章武长篇小说《五龙镇》

发布时间:2015-10-22 15:42

 --简论蔡章武长篇小说《五龙镇》

刘川鄂

蔡章武是恩施自治州宣恩县的一个中学教师,平素忙于教书育人,没有时间投身他钟爱的文学事业。退休之后,有了完整时间,把在心中酝酿了数十载的佳构铺陈为40余万字的大著,一吐为快。这就是章回体长篇小说《五龙镇》。

小说以一个土家族古镇为故事发生的基本背景,以覃、向两家的恩怨情仇为主要情节,鲜活演绎了土家山地的风土人情,生动描写了土家儿女的性格和命运,从一个侧面展示了鄂西土家族的百年历史。

一、挖掘人性,颂扬仁义

五龙镇是巴盐古道上的一个重要集镇,也是一个古集贸市场。辛亥前夕,一个贵州汉子覃官培携带妻儿逃荒至五龙镇,借宿于向发寿家中,夜半,向家大儿向世金对覃官培之女覃屏秀欲施暴行,被覃官培发现,两家争斗起来,覃官培一气之下离开向家。这是覃、向矛盾的发端。覃官培因救人获赠而发迹,又因买向家风水宝地而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小说以两家矛盾冲突为主线,从时代政治、经济利益、风俗习惯、人性善恶等方面多方面展现了土家人百年生活史。

作品描写了大山深处的时代风云变幻,表现了政治对山民生活的压倒性支配,展现了社会政治对个人生存的打压和对人性的扭曲。向发寿将二女儿向世菊送给县太爷,覃官培不仅没有告倒向发寿反而被打入大牢,揭示了黑暗政治是社会不公、正义不张的根源。土改中,范文炳在极度矛盾中终于说出了于他有恩的镇长杨南方藏身之处,使杨南方被人民政府枪毙。农会张主席说覃尚贞收养杨南方之女杨晓蝶是丧失阶级立场,覃尚贞无奈将杨晓蝶送到城里姑父家暂住。文革期间,在大学读书的范树仁给五龙公社革委会寄去大字报,揭发父亲反党反社会的罪行。向明高之子向启德“教育”16岁的知青范树泽使之因背上破坏农业学大寨的罪名并入狱。这些故事,表现了政治与人性的纠结。作品还着重从男女关系的角度表现人性丑恶的一面。向世金对落难中的覃家女图谋不轨,覃尚忠沉溺青楼酒肆,向世坤出狱后将一女子强奸,村长田敬三乘人之危对覃尚慧欲施暴力,向明高撺掇何玉秀强奸杨晓蝶并污陷范文炳,田敬三、向明高都对杨晓蝶已久使她受到惊吓成为疯癫女,张慧芳因醋意大发对所爱之人起报复之心。这些故事亦表现了作者对常态的人性罪恶和缺陷的把握能力。

由晚清到民国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百年沧桑、纷争四起,内忧外患、政权更迭,五龙镇的变迁,覃、向两家及沾亲带故的外姓人的命运,既有时代社会的投影,更有大山般恒定的土家人生活逻辑作支撑。虽然小说自始至终以情斗仇杀、利益争端、政治干预为主要故事,充满了刀光剑影、生杀予夺的高压氛围,但作者并不沉溺于此,并不以渲染打杀传奇为写作追求。相反,他是要在腥风血雨中张扬人性的美善、飘扬“仁义”的大旗。

在习见的以两姓冲突为结构中心的小说中,通常存在着一方代表善一方代表恶的对立模式。《五龙镇》突破了这种简单化对立模式,覃、向两家各有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亦有行为不端的败家子,从而写出了人性的复杂性。总的来看,覃家的正面形象居多,是作者着力塑造的人性美善的代表,每代人中都有“仁义”的典范。覃官培与行侠仗义江湖好汉范绍书结为金兰之交,范绍书被歹人刁三贵用暗器伤命后覃官培痛心疾首,要以死遵诺。官府缉拿要犯刁三贵逃亡途中遇险被一位白发老人施救,在老人指引下皈依佛门,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覃官培用银子将被刁贵三卖进窑子的仇人的女儿向世兰赎出。覃官培蒙冤入狱,出狱后打造天、地、人三把金锁,用来警示后人以“仁义”为念。民国三年覃官培与世长辞,五龙镇万人空巷,悼念这位“仁义”之人。覃官培儿子覃屏山将“天、地、人”三把金锁分送给三个女儿,要她们“遵天道,顺地理,求人和,以‘仁’为重,以‘义’为先,做光明正大之人”。还对家境贫寒的街头混混施以援手,要他们改邪归正,好生做人。作品后半部分最有光彩的形象是覃屏山之女覃尚贞。她嫁给范家后,主持家政,孝敬公婆,伺候男人,显示出一位中国传统女人的勤劳善良的品性和超群的能力。她和丈夫范文炳“施布仁义,救度众生,把租子免了,把地契退了”。丈夫带着儿子捐抗日款时遭到日军飞机轰炸,悲痛万分的覃尚贞将自己全部首饰捐给政府。1959年全民大饥荒中,覃尚贞自己忍饥挨饿还帮助几近饿死的难民。在覃尚贞三番五次、苦口婆心的劝说下,田迎恩答应认自己的养父。覃尚贞出于同情,感念杨家对覃家的恩德,同时抱着对杨镇长的负疚之心,收养了杨晓蝶,对其倍加关怀照顾,视为己出。她还有母爱感动了伏法中的张慧芳,使出狱后发迹的张慧芳将自己一百多万元资产捐献给五龙镇希望小学。在上个世纪的最后一年,这位一生以“仁义”为本,勤劳、善良、忠厚的女人辞世。

覃尚贞死后,在阴间还要挂牵人间之事,询问本书作者:杨晓轩留下的五千美元退还给别人没有?为何要将三把金锁置于棺内,让他们不见天日,本书作者一一作答。作者游览了鸳鸯桥并作了一篇《鸳鸯桥记》以警后人。小说以此作结,强化了作者的创作主旨:写一本彰显仁义的大书。

二、章回结构,传奇故事

章回体小说在中国有悠久的传统,其艺术渊源是史传文学和说话艺术。史传文学的思想精神、人物和故事情节、结构模式和叙述视角多为英雄传奇小说模仿、借鉴。话说艺术在篇幅上为传奇长篇化提供了条件。分章别回、线型叙事、故事生动、语言晓畅,适宜于讲故事听故事的欣赏习惯,因而深受读者喜爱。

蔡章武先生是中国传统小说的爱好者,《五龙镇》非常圆熟地运用了章回小说形式,完成了他对百年土家史的艺术书写。从他拟的回目来看,作者对中国古典诗文有着很高的修养。“月黑风高路遇鬼风吹草动夜装神”、“覃尚贞动情观天象范文炳施仁免地租”、“真君子坦坦出出伪镇长惶惶丧命”、“疯癫女忘情卖傻笑还债人含悲收遗孤”、“老淫棍施暴成终疾大黄狗纵身救弱妇”、“一夜冬雪劝浊酒几番泪雨湿长巾”、“洞房花烛难消恨清江月夜诉苦情”、“不孝儿涌泪跪双亲落荒女含悲诉苦情”、“有情人永守凤凰巢烟花女顿生蛇蝎心”、“青面兽愧诉一夜情白头翁坦陈众玄机”,这些回目名,既很好地概括了所叙故事内容,又有独立的审美价值。对仗工整、用语讲究、诗意盎然、引人入胜。

相较于我们习见的传奇小说,这部作品中的人物有两个突出特点。一是“非正常出身”者多,二是“非正常死亡”者多。

所谓非正常出身者多,是说作品的某些人物的出生来历并非明媒正娶的夫妻所生之子女,而是非法出生者,或被强暴后产下的孽种,或抱养来的野种。如马金花肚子里怀是野男人覃尚忠的种,杨晓蝶遭蒙面人强暴后生下了一个女儿。向明高是向世坤出狱之后在松林岗将一女子强奸后所生,长到六岁才回到父亲身边。这些不清不白、来历暧昧的人物,反映了那个男性野蛮、女人弱势、法度松驰、道德混乱的社会现实。

《五龙镇》中非正常死亡者更多,每几个章回都有一至数人意外身亡。道人要向发寿将宝地卖给覃官培,向执意不允。后提出条件,要覃官培将自己爱女嫁给向的大儿向世金,覃在万般无奈之下,只得答应。如花似玉、孤高自守的覃屏秀得知此事后,投身鸳鸯溪。覃官培的二公子被蛇咬死,其妻也郁闷而死。比武时刁三贵用暗器将范绍书刺死。清政府垮台后原知县被抓游行,向世菊流落街头,向发寿、向世坤父子成了阶下囚。不久,向发寿死于狱中。向世兰得知刁三贵的下落后将刁三贵留下的种、现已有十岁的儿子送给刁三贵,向世兰在送子途中身亡。马金花得知与自己偷情的向明高是同母异父的兄妹后,痛不欲生,将自己毒死。覃尚忠失去马金花,更是神魂颠倒,在春香馆饮酒过度,命归西天。范文炳带着儿子去大十街捐款,不幸遇到日军飞机轰炸,范树德遇难。覃尚贞所生女婴慢慢长大,但不到三岁就不幸夭折,覃尚贞又陷入极度悲痛之中。杨南方和瞿奎被人民政府枪毙。其妻陈贞妹因受不住农民的酷刑而上吊自杀,留下孤女杨晓蝶(16岁)。杨晓蝶临产了,生下了一个女婴,自己因此失去了生命。范文炳母亲夏桂香于绝望中悬梁自尽,幸被及早发现。年长日久,覃尚敏和范家的矛盾日渐突出,夏桂香和覃尚贞忍气吞声,尤其是夏桂香怄了不少气,在一次与覃尚敏的冲突中,夏实在想不过,便饮恨自杀了。城里一个叫刁光仁的老板在逃赌时,不幸跳窗摔死。

或天灾、或人祸,或被害、或自戕,好人未必有好报,恶人未必得严惩。20世纪的中国多灾多难,大山深处的土家山寨也不是一方净土。这些非正常死亡,有腥风血雨、刀光剑影下的冤魂,有高压政治、贪官污吏下的屈死鬼、有老天爷捉弄下的意外、也有自身性格弱点导致的宿命。

在叙事艺术上,作者刻意追求传奇性效果,一代又一代的矛盾有环环相扣的前因后果,一个又一个的人物有剪不断理还乱的因缘际会,一场又一场的争斗有欲罢不能欲说还休的纠缠。

比如:歹人刁三贵的向善和儿子的失踪故事一波三折、充满悬念。刁三贵取药后回到深山,不料义父身亡,刁三贵只好埋了义父向深山走去。疲惫之极,在一棵大树下歇息。一只老虎猛扑过来,千钧一发之时,老虎中弹而死,刁三贵知道是一位白发老人救了他,便向老人说出了自己的实情,老人要他去青台上华光寺皈依佛门。从此,刁三贵当了和尚,深悔其过,决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刁三贵在河中有意将其儿子抛入水中,培养他自救的能力。一日,刁三贵正将儿子抛入水中,不料大浪顷刻而至,儿子被浪涛冲走,生死不明。覃尚忠父子的行踪也是辗转反侧、飘忽不定。覃尚忠去老婆子家中将儿子领走,但又不敢抱回家中,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将儿裹好,放在恩施城迎恩门内,盼望有人接走。时隔不久,婴儿被一个年轻人接走。

马金花的情爱经历多灾多难、多姿多彩。杨浩斋的儿子杨国栋托松树岗的王氏族长贵二爷给他找一个嫩滑点的做小妾,贵二爷物色到了马金花,派壮汉要将金花抢走。马金花闻讯逃跑。行至莲花池,跳水欲自尽,被路过莲花池的覃尚忠发现,覃将马救起,二人在池边一樟树下相偎相依,情思缠绵,竟然发生了关系。二人一阵兴奋之后,向城中走去,马金花不幸被三个壮汉抢走。

向明高经常出入翠珠楼与马金花同床讨欢。生母翠姑在临死之前告诉向明高,说他有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不知去向,后颈上有一块铜钱大小的胎记。向明高埋葬翠姑后迅速赶到翠珠楼,发现马金花后颈有一块胎记,认定她就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妹妹,悔恨交加。马金花知情后,痛不欲生,将自己毒死。

杨晓蝶的短暂人生命运多舛、多灾多难。杨晓蝶失去父母后,向明高曾欲奸污她,她受到惊吓成疯癫女。向明高的远房亲戚罗贤树,在向明高的撺掇下,由罗贤树的老婆何玉秀配合,将杨晓蝶强奸,并污陷是范文炳强奸了杨晓蝶。连杨晓蝶自己也断定是范文炳强奸的。范文炳被派出所拘留,覃尚贞端着饭菜到派出所看望丈夫,她深信自己的丈夫不会干出这等丑事。但在杨晓蝶揭露了向明高偷窃之事后,发出了胜利者高傲的狂笑。从此,她也变得灵性起来。在范家人的精心护理下疯癫病慢慢好了,对覃尚贞甜甜地喊了一声“妈妈”。

文革中的弱女子沈丹丹的遭遇也是生死难卜、惊心动魄。田敬三知道沈丹丹躲在五龙镇的范家后,便叫儿子田卫东手下的造反派去抓人,然后将沈丹丹送回水洞村,让他发泄兽欲。一天,绝望中的沈丹丹准备投江自尽,幸被路过的一位年轻人向开让救起。崔小丹对向开让有了爱恋之心。

小说时间跨度大,人物众多,没有一个始终的人物。但比人的寿命更长远的是一口井和三把锁。当年井枯完全是向发寿父子所为,他们用糯米团子将水源堵住,向启德无意间挖出糯米团子,困惑了五龙人百年的谜团终于解开。一口水井的荣枯,既是矛盾的诱因,又是五龙镇兴衰的见证。小说结尾,三把金锁归于一主,更强化了作者书写人性、赞扬仁义的主题。

作者简介:刘川鄂,文学博士,湖北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理事、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兼区域文学委员会副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