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恩施  小雨转阵雨 14℃~20℃   空气质量:良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文艺理论

列却作为武器

发布时间:2015-10-22 15:48

列却作为武器

--对郭大国先生小说《张叉叉列却传》的主题解读

邱晓梅

【内容提要】郭大国先生的长篇幽默小说《张叉叉列却传》通过对张叉叉生平事迹的

检索,为我们刻画了一个无功无名、不富不贵但却一生优游自在的底层文人形象。张叉

叉的人生,是他在面对现实、透视现实之后的的理性选择。透过这个人物,作者含蓄隽

永告诉我们:在物质需求被无限扩大、人们的的道德底线日益失守的当下,我们其实不

妨学学张叉叉,以列却的心态尽力拂却人生路上的喧嚣,慢慢行走,细细欣赏,让灵魂

能够追得上发展的脚步,这样的人生才不至因枯燥而变得无趣。

因了师长兼朋友的覃国平老师介绍,我神遇了郭大国先生并随着他平实隽永而又幽默风趣的叙述文字结识了清末民初的那位“列却”大家--张叉叉。于是,他的那些令人捧腹的“列却”故事总是萦绕在我的鼻尖眼前,让我反复回味并思考着封底周光才先生的几句话:“但他(指张叉叉)又生性玩腻、不务正业、缺乏理性、难成大器,这是时代文人的悲剧,终是可惜可叹。”张叉叉的一生是悲剧的一生是懵懵懂懂糊里糊涂的一生吗?作者着力塑造张叉叉这个人物形象就是要表现时代对于文人的束缚与限制吗?我以为非也。诚然,以世俗的观点来看,张叉叉的一生,无功无名,不富不贵,晚年甚至穷困潦倒,的确没成大器。然而,这样的生活,正是张叉叉面对现实,审时度势之后以一种从容不迫的达观态度所做出的理性选择。“列却”一方面是他调节理想与现实,从而达到内心和谐圆融的工具;另一方面也是他反抗现实社会强权与不公的有力武器。笔者试图通过梳理叉叉的一生来证成这个观点并进而探讨作者隐于“列却”之后的人生意旨。

即使从世俗的观点来看,叉叉的一生,也并不是一直都不求上进。出生于以糊口为最高目标的小市民之家的他在八岁时便自己作主用自己全部的家当--八只鸭子作学费,换取了跟随当地唯一的文化人周先生读书的机会。当他列却了知县大人却意外地凭着他的聪明而获得与知县同乘一轿的奖赏,在“晃悠晃悠”的轿子里面对熟悉的街景时他所想的是“大丈夫该当如此”。在宣恩大考生员之际,他不负周先生和曾知县厚望,以一篇《宣恩赋》夺得童子试第一名。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得高分,除了认真写文章之外,他还别出心裁于赋后作注歌颂曾知县,足见其在彼时对于功名志在必得的急切。只是理想虽然很丰满,现实往往很骨感。尽管叉叉绝顶聪明,毕竟囿于大山封锁,所见所识过于狭小,在宜昌府试中,因为不了解杨子江而写不好《杨子江赋》的叉叉名落孙山。他没有祥吧儿的厚实家底,仕进之路就此堵死。这一路奔波的结局是学业远不如他的祥吧儿凭着金钱收获了秀才顶子,而一向恃才自负的张叉叉除却收获满腹失意之外空手而归。

这一次打击带给张叉叉的不仅是内心无限的怅然与失意,更有对社会不公的深深失望甚至愤激。所以当祥吧儿兴高采烈整学酒时,作为同年的他非但不去祝贺,甚至还作了一首打油诗来羞辱他们宽慰自己。且看:毡帽儿头上戴,媳妇儿来得快,嫁的是假老爷,娶的是二锅菜。当周先生劝说叉叉就在自己门下继续再读以备来年再考时,他以一幅对联向先生表明了不再应试的心迹:

一人是大,二人是天,天大人情,先生人情大于天;

上勾是老,下勾是考,老考童生,弟子童生考到老。

按说周老先生的话并非没有道理,毕竟叉叉不是一般的聪明。究竟是因为什么促使他毅然绝然地放弃了曾经追求的仁进之路呢?这是一个需要探讨的大问题。

读者诸君也许还记得赶考路上叉叉与刘大哥一家因打而相识之后曾应邀为他写了一幅对联,这对联内含讥诮,主人却引以为傲。张叉叉做的这件“列却”事引来祥吧儿的不屑。叉叉回答说:“庄子曰‘人生天地间,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人啦,但求每日快活,爽口爽心就行了,何必计较结果。”于此我们可以看到,叉叉的心灵深处,是认同庄子的人生观的。当船行于长江之上,面对浩淼的水域,想起陆逊火烧野连营的古战场就在眼前却怎么也找不到旧时的行迹时他禁不住感叹到:“都近两千年了。古今多少事,成者王败者贼,只能是都付笑谈中。”只是那时的叉叉,感慨的还是别人。于他自己而言,因为没有亲身的经历,所以感触并不深入。及至科考落弟,在与祥吧儿的对比之中,那“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的感慨才沉沉地撞到叉叉的灵魂深处,让他迅速地看清自己内心深处真正想要的生活:淡看功名利禄,以轻松自适之心求得与现实的圆融共处。毕竟“鹪鷯巢于深林,不过一枝;偃鼠饮河,不过满腹。”既然“予无所用天下为!”何不“归休乎君”呢?

至此我们可以看到,张叉叉的选择放弃仕进之路,固然有其家贫的无奈,但更多的是在感受了社会不公之后的行动上的反抗,是在洞察了人世沧桑之后心里上的释然。

问题在于,内心与外部世界总有不和谐的地方,这份圆融该如何获取呢?叉叉以他的睿智与达观,很自然地选择了“列却”作为武器。

首先,“列却”是他调剂生活的工具。无论是卖“哟呵呵”也好,还是做“三个钱一捅,五个钱一洗”的生意也好,都是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并非以赚钱谋利为目的,买卖双方皆在谜底揭开、哈哈一笑的瞬间释放了生活的重压、收获了心灵的愉悦。长大成人的叉叉依然顽性不改,经常做些列却别人的事。他列却别人,也常常受别人列却,甚至几次在女人手里败下阵来,但无论哪一种情况,他都能很好地把握“列却”之度,收获快乐即止,绝不会因此而与人翻脸,反倒生些不快。

第二,“列却”是他人生进取的资本。和所有少男一样,叉叉也有自己心仪的对象,而且还是沙道沟的头号大美女--田金玉。然而,想要追到田金玉,对于无钱无势的叉叉来讲,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这难不倒叉叉,他以惯常列却的心态,竟然想到一出“倾桃吻艳”的闹剧。正是凭着这份机智与幽默,他完全彻底地俘获了美人的芳心。纵然坐拥金山的白团长动用强权,倾尽真情也只不过是空有金玉儿的躯壳而已。倘要往上回溯,叉叉的求学,亦是因了他的“列却”而得。若没有那列却来的八只鸭子,叉叉便无缘见到周师娘,更别说跟着周先生上学读书了。

第三,“列却”是他反抗不平的武器。早在孩童时期,叉叉就曾对曾知县说过:“我就是对世上那些不平事嫉恶如仇。”然而,面对强权要想既表达自己的不满,又能有效地保护好自己,这的确是一门艺术。所以当卖柴妇田六妹总是在不经意之间顺手牵羊叉叉家油粑粑的时候,他便想出点子诱使田六妹在窄木桥上弯下腰,让不劳而获的粑粑一个一个跌落在桥上,又从桥上掉进河水里,搞得她是又羞又气还说不出话。当理发师佘狗儿为了抢生意而胡乱对付叉叉的时候,他便胡乱付钱来讽刺他。当沙道沟无事整酒成风的时候,他又想出请客不给饭吃的列却事来讽刺这世情世风。在这一方面,最为机智最值得书写的一笔还是叉叉调和王福生与赵驼子矛盾的故事。

王福生,即花钱买秀才顶子的祥吧儿的老爹。他有钱有势,在沙道沟可以翻手为云,覆手即雨。为了强抢赵驼子那口生金的鱼泉,他将原本不驼的赵驼子打成了驼子,自己却不会管鱼泉因而空置多年。被逼无奈的赵驼子只好改行做了铁匠,省吃俭用也买下了不少良田。在张叉叉的谋划之下,王福生认定王家无子的原因就在于那口鱼泉,他想要归还又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借口,在这个过程中,贪婪的他竟然又盯上了赵驼子的良田,提出要用鱼泉换赵驼子的一亩半分水田,而赵驼子却只舍得拿半丘水田来换这口鱼泉,他们找到张叉叉,各自表明意愿之后,请叉叉帮忙写一个契约。对于双方的分歧,叉叉心知肚明却不点破,他利用对“一亩半丘”水田的两种不同解读使了一个列却,诱使双方在契约上签字画押。结果是王福生将鱼泉还给了赵驼子,而赵驼子则根据契约继续耕种着剩下的半丘水田,虽然纷争不断,毕竟也让强势的王福生吃了一点哑巴亏,立足于当时的现实来讲,这也许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我们可以看到,有了“列却”这个武器,在人生这片深海里,叉叉求其所求,恶其所恶,随性自适,悠哉乐哉,好不惬意。

林语堂曾说:“人之智慧已启,对社会各种问题之外,倘有余力,从容出之,遂有幽默--或者一旦聪明起来,对人之智慧本身发生疑惑,处处发现人类的愚笨、矛盾、偏执、自大,幽默也就跟着出现。”1以此为出发点来观照叉叉的人生态度,我们即可以非常肯定地界定:叉叉的列却,正是在对人之智慧本身发生疑惑,对人类的愚笨、矛盾、偏执与自大看得明晰深透之后彻头彻尾的幽默。行文至此,突然想起卢梭的一段话:

那么,人的聪明智慧或真正的幸福道路在哪里呢?正确说来,它不在于减速少我们的欲望,因为,如果我们的欲望少于我们的能力,则我们的能力就有一部分闲着不能运用,我们就不能完全享受我们的存在;它也不在于扩大我们的能力,因为,如果我们的欲望也同样按照更大的比例增加的话,那我们只会更加痛苦;因此,问题在于减少那些超过我们能力的欲望,在于使能力和意志两者之间得到充分的平衡。所以,只有在一切力量都得到运用的时候,心灵才能保持宁静,人的生活才能纳入条理。2

张叉叉不正是在用他的一生践行卢梭的这个观点吗?

钱谷融先生在《当代文艺问题十讲》中认为:“只有那些能够”发现“现象与本质之间的这种具体的独特的联系形式的人,才能进行描写。也就是说,如果要能描写它,首先需要”发现“他。”3先生又说:“一个艺术家通过事物的现象把握了事物的本质以后,在发现了事物的现象与本质之间的具体联系以后,他绝不把这本质从现象中抽出来,而是对这一事物的整体理解得更深刻了,这一事物在他的眼里、心里就真正活起来了;他对这一事物,就会产生一定的是非爱憎之感,就会形成一种明确的思想感情。而当他动手来描写这一事物的时候,他就再也无法把这种既经形成的思想感情排除开去,他就一定要把他这种思想感情熔铸到对这一事物的描写中去。”4

借了钱先生的思想,我们是否可以这样理解,通过《张叉叉列却传》,作者想要告诉我们的正是在过度崇尚科学与理性,一切都追求高速发展的今天,在物质需求被无限扩大、人们的的道德底线日益失守的当下,我们其实不妨学学张叉叉,以列却的心态尽力拂却人生路上的喧嚣,慢慢行走,细细欣赏,让灵魂能够追得上发展的脚步,这样的人生才不至因枯燥而变得无趣。所以作者带着无尽欣赏与感慨的笔触,从生活点滴入手,不厌其烦地表现张叉叉虽然平凡但却能顺遂内心意志,在文学与哲学滋养之下轻松俏皮无尽丰厚的一生?如此看来,作者细细刻划王福生和赵驼子两家为了一眼鱼泉,争斗几十年,起起落落也不见谁胜谁败的人生沉浮,其实亦是从正反两面和张叉叉形成鲜明的对比,让读者于对比之中欣赏、鉴别并有所选择。

当然,我们亦不得不承认,叉叉的这种人生态度,与我们今天奋斗拼搏的时代主潮实在大相径庭。然而,当我屏住呼吸,顶着漫天黄沙行走在上班途中时,当我漫步在恩施街头,看着鳞次栉比的高楼在昔日的青山绿水之处拔地而起时,当我住进高楼、悬在半空俯瞰流光溢彩、车水马龙的恩施州城的时候,我感觉这个山城的繁华与喧嚣愈来愈像北京、上海等大都市了。只是,作为“仙居恩施”的精华我该到何处去寻呢?每每想到这些,我就总是疑惑:我们真的需要这样追星赶月的发展速度吗?当星星和月亮于我们已经触手可及的时候,为什么我们的心灵却距离它们越来越远了呢?于是在我心里就由衷地升起对郭大国先生的感谢,感谢他通过张叉叉为我们的心灵寻到了一处干净的栖息之所。

【注释】

1.林语堂:《道家是个幽默派》,《道家二十讲》第51页,华夏出版社2008版。

2.何祚康、曹丽隆等译:《走向澄明之境--卢梭随笔与书信集之<痛苦的成因>》第2页,

上海三联书店1990年版。

3.钱谷融:《当代文艺问题十讲》第53页,复旦大学出版社2004年5月版。

4.同3,第5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