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恩施  小雨转阵雨 14℃~20℃   空气质量:良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文艺作品>>戏剧

大型土家族历史剧:唐崖土司夫人

发布时间:2015-10-22 17:18

 

大型土家族历史剧

 唐崖土司夫人

编剧:颜惠(土家族)

湖北省咸丰县南剧艺术传承保护中心
       2015年5月

剧情说明

唐崖土司系“九溪十八峒”著名土司之一,全国保存最完好的土司遗址,世界文化遗产,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土司城内,钦赐“荆南雄镇”、“楚蜀屏翰”牌坊,石人石马,土司坟墓保存完好,街道、墙垣清晰可辨。
唐崖土司,覃姓,相沿(因袭)一十八代,历经381年。人物,故事在民间流传甚广,其中尤为突出者当举田氏。《咸丰县志》云“覃田氏,明唐崖宣抚覃鼎之妻,龙潭安抚司之女。相夫教子皆以忠勇著一时。”
覃田氏开明、包容、仁慈、智慧。重用外乡汉人张云松,先封其为总爷,招为女婿,后封为左副司。帮助唐崖操练兵马。传播汉家事农从桑之术。
田氏带侍女数十人赴女儿会,让其随行侍女择婿成婚,免其终身禁锢土司为奴。
儿子宗尧花天酒地难掌大印,田氏先传土司大印,后令其奉朝廷调遣赴边关建功立业,自己代子掌印,使唐崖走向鼎盛。
本剧以史为料,以民间传说为材,铺陈演化,泼墨点染而成。


土家族历史剧
《唐崖土司夫人》

主要人物:田氏夫人四十多岁
覃丽姑女十八岁(田氏之女)
张云松男二十多岁(荆州汉民,唐崖总爷,丽姑未婚夫)
覃杰男五十多岁(唐崖钦依峒主)
覃宗尧男二十多岁(土司爵爷,田氏之子)
巴尔海男四十多岁(土司总管)
巴妻四十多岁(巴尔海之妻)
银莲女十六岁(田氏随身侍女)
香姑女十八岁(土司侍女)
侍从、侍女、武士兵勇、山寨头人、土司百姓若干
时间:明朝天启年间。
地点:湖广施州卫唐崖宣抚司。

【土司衙署
【幕启,台前,四根石柱分立两侧。“荆南雄镇”、“楚蜀屏翰”碑顶徐徐而下,直接石柱。大明皇帝钦赐牌坊顷刻落成。顿时,鞭炮齐鸣,鼓乐喧天,两条巨龙引出无数板凳龙腾空竞舞,众土民欣喜若狂。
【幕后合唱
军功显赫封将军
御笔赐书“荆南镇”
皇恩浩荡唐崖司
山欢水笑土司城
【突然,“咚--咚--咚--”司城上空荡起三声丧钟,顿时歌息舞断,音乐嘎然而上,众土民愕然不知所措。
【唐崖土司总管巴尔海站立城头高声宣告:“唐崖宣抚司第十二代都爷归天!”
【夜空回声四荡,随之响起沉闷的哀乐声。
晨光熹微。按土家习俗,老都爷五更出殡。土司文武、土民抬着灵柩跳着丧舞成剪影缓缓而过。
(切光)

第一场
【唐崖土司大堂。
【衬着微光,田氏手握大印成剪影而立。
田氏(唱)春寒凄凄明月残,
卷帷望月空长叹。
手托大印泪泉涌,
肝肠寸断愁不眠。
【灯由暗渐明,众家臣早已俯伏于地
众臣拜见老夫人!
田氏众位请起!
众臣谢老夫人!
巴尔海老夫人,国不能一日无君,家不可三日无主,快立新都爷理
政!
众臣是啊,快立新都爷理政呐!
覃杰请问总管,何人理政?
巴尔海这还用问?子袭父职,名正言顺,当然是宗尧爵爷嘛!
覃杰不,宗尧德才俱无,不能掌印。
【众惊。
田氏啊?覃杰贤弟,你举何人呢?
覃杰侄女丽姑,武艺出众,谋略超人,深得老都爷生前钟爱,我
举她理政。
巴尔海哈哈!峒王爷!子袭父职,乃亘古不变,你无视土司法典,
要老夫人废子立姑,你……你怕是别有用心吧?
覃杰你……你这个贼子!
巴尔海啊?贼子,谁是贼子?
覃杰你趁老都爷重病,老夫人去峨嵋山还愿之机唆使宗尧花天酒
地,放荡无垠……
巴尔海你、你、你……你造谣惑众,中伤爵爷,该当何罪,来人啦!
【有人欲动。
田氏嗯--
覃杰老夫人,谁掌大印,事关我土司兴亡,你可要三思呀!
巴尔海老夫人,你千万不可听信谗言,乱我土司法度,废子立姑呀!
众臣(众说纷纭,人声鼎沸)
老夫人你可要三思呀!
老夫人你可要早做决断呀!
田氏(心思如焚,拍案而起)
下去!你们都给我下去!
【众臣退下
田氏(唱)去峨嵋山为夫君还愿诵经,
归来时老都爷独上天庭。
留下这千斤重土司大印,
左亦难,右亦难,心思如焚。
宗尧儿本是我独留一根,
论法度袭父职应掌大印。
可叹他无才德难成器皿,
文不成武不就庸庸昏昏。
女儿丽姑人精致,
文韬武略满腹经纶。
可叹她不是男儿是女身,
废子立姑谁应允?
土司不可无人主政。
(白)老都爷呀!你为何匆匆离去。
(唱)这大印该传何人?
【田氏踌躇莫断,忽然一兵士上堂禀报。
兵士老夫人,大事不好!
田氏何事惊慌?
兵士爵爷和总管爷到后山拿人去了!
田氏这有么子大惊小怪的?
兵士捉拿的还有官姐!
田氏啊?银莲!
银莲(上)老夫人!
田氏快叫峒王爷与我一同前往后山!
银莲是!
(切光)

第二场
【土司城外,后山“夫妻树”下。
【丽姑、张云松在夫妻树下,嬉戏传情,纵情起舞。丽姑将头上的帕
子抛向空中,张云松一头接住。
(合唱)西兰卡普长又长,
两头连着妹和郎。
千里姻缘来相会,
夫妻树下诉衷肠。
西兰卡普长又长,
两头连着妹和郎。
千年不准郎丢妹,
万年不准妹丢郎。
【丽姑、张云松相互裹着西兰卡普席地而坐。
【诡异的音乐,巴尔海带着一帮人蹑手蹑脚向丽姑、张云松
逼近。
巴尔海给我拿下!
【丽姑、张云松大惊而起。兵士欲向前,但见是丽姑,立即
止步。
丽姑(护着张云松)我看,谁敢?
巴尔海官姐,为了土司安危,我们情不得已呀!
宗尧把这个外乡人拿下!
【巴尔海趁其不备,用一张猎网将张云松套住。
丽姑一个外乡人,不偷不抢,何罪之有?
宗尧不偷不抢?私闯土司,勾引官家女子,罪该万死!
巴尔海将这无耻之徒乱棍打死,拖去喂狗!
众手下是!
【众欲动手,田氏、覃杰上。
田氏住手!
【众一齐跪地。
众老夫人!
田氏这是郎门回事?
宗尧母亲!
(唱)今日里,艳阳天,风和日暖,
宗尧我和总管来到后山。
只见得这汉子与妹勾搭,
眉里来眼里去荡意绵绵。
见此情不由我怒火中生,
挥棍棒维护我土司尊严。
巴尔海(唱)多亏爵爷武艺高,
无耻之徒难动弹。
田氏丽姑,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丽姑母亲!
(唱)随母亲上峨嵋拜佛还愿,
回来时走乌江夜宿龚滩。
黄昏时丽儿我江边赏景,
遭恶徒出恶语动手刁难。
眼见得寡不敌众命悬一线,
黑幕中张云松为我解难。
直打得恶棍们夺命逃走,
丢刀剑弃棍棒抱头鼠窜。
为难之时遇知己,
相约唐崖再相见。
谁料想爵爷,总管言不逊,
棍棒相加外乡男。
幸亏母亲及时到,
要不然,
我蒙冤屈,恩人遇难,唐崖铸错,百姓难堪,
我土司成了,
无情无义,无法无天,君子难容,小人如愿,
无人敢进的阎王殿。
田氏你说龚滩遇险一事,为何我一无所知?
丽姑那日母亲路途劳累已卧床歇息,孩儿怎敢惊动母亲,让你担
心。
田氏将猎网打开,让我好好看看救我女儿的义士长么样子?
【覃杰欲上前打开猎网,巴尔海急忙拦住。
巴尔海老夫人,万万不可!
田氏有何不可?
巴尔海我地自古立有规矩,“蛮不出峒,汉不入关”,今姓张的汉民
私闯唐崖,且行为不端,如若任其下去,我地将龙蛇混杂,
无尊无卑。
田氏胡说!什么“蛮不出峒,汉不入关”?那是无能帝王禁锢我
深山土民的藩笼,早已砸得粉碎。自元朝以来,历代皇上对
我地推行土司,施恩有加。什么峒内峒外,只要是华夏大都
是皇道乐土。什么蛮民汉民,只要是炎黄子孙,都是天子臣
民。张义士愿来我偏远之地,我们应该热忱欢迎,更何况对
我女儿有恩。
宗尧母亲,你……
田氏不准多言,赶快打开!
【覃杰上前为张云松破网解绑。
田氏今日受辱,实属误会,请义士海涵!
【张云松不理。
巴尔海老夫人与你说话,还不快快下跪?
田氏义士初来乍到,可不拘礼节!张义士,你家住哪里?为何只
身来到此地?
讲!
张云松哼!
(唱)我家住荆州古城,
早听说唐崖司似明珠深藏丛林。
张云松性好奇本不安分,
走蜀道顺乌江一路找寻。
龚滩岸遇丽姑心心相印,
两相约到唐崖再叙钟情。
谁料想此一行身闯大祸,
小人物冒犯了土司千金。
要杀要剐请自便,
只怪我处事简单不知情。
田氏张义士,常言道不知者不为过,更何况,你与我女儿相约在
先。
张云松多谢夫人宽宏大量,小人给你下跪赔罪。(下跪)
田氏张义士,请起。哎!你这包袱鼓鼓囊囊,装的什么宝贝从不
离身。
张云松这是小人随身之物,请夫人过目。
丽姑(拿过包袱)母亲,请看!
田氏(接过打开)哟!尽是些书,《诗经》、《论语》、《唐诗》、《宋
词》……张义士,行走千里,带这么多书有何用途?
张云松夫人,小人虽不才,但酷爱诗书,崇尚儒学,带上这些书……
巴尔海带上这些书当饭吃?
众哈哈……
张云松读书可以明礼义,知廉耻,通经史,晓天下,可以……
宗尧几张纸,有这么多作用,痴人说梦,信口雌黄。
田氏住嘴!一群愚昧之徒!张义士,出了读书,你还有何喜好?
张云松平日爱练武,射箭,舞棍弄棒。
众哎,这还差不多!
覃杰张义士,对面树上有只乌鸦,叫得人心烦,你看……
田氏给张义士一张弓箭。
【侍从给上一张弓,张云松拉弓搭箭,只听“嗖”的一声箭
出鸟落。
侍从(捡来乌鸦)射中了,射中了。
田氏这树桠挡住了我的双眼,你看……
【张云松顺手拔出宝剑腾空而起,手起剑下,树枝应声而
落。
众(拍手)好……
田氏张义士,既然你千里迢迢来到此地,欢迎你留住唐崖。
张云松小人出身卑微,在此多有不便,我想即日启程回乡。
田氏老妇封你为唐崖总爷,在府中助我治理唐崖,协助峒主爷操
练兵马。
张云松这个……
丽姑么子这个那个,还不跪下谢恩?
【张云松迟迟不下跪,丽姑拉峒主爷一旁耳语。
田氏峒主爷你们在说些么子?
覃杰老夫人,这张云松知书达礼,武艺超群,又与丽姑情投意合,
何不了却晚辈们的心愿,招他为婿。
巴尔海峒主爷,上次你要老夫人废子立姑,今又怂恿老夫人招外乡
汉子为婿?你安的么子心,难道要唐崖改名换姓,将历代都
爷创下的大业拱手让给汉人吗?
覃杰我唐崖土司历代都爷广纳人才,为的是使土司大业欣欣向
荣,何来改名换姓?
巴尔海(拉宗尧一旁)爵爷,你可要看清端倪,当心竹篮打水一场
空啊?
宗尧母亲,切不可听信妖言,引狼入室,乱我宗族,毁我唐崖。
丽姑爵爷,你才是听信妖言,是非不分,忠奸不辨。
宗尧妹子,想要嫁人是不是?好,你随姓张的远走荆州,哥哥我
亲自护送。
丽姑本姑娘生是唐崖人死是唐崖鬼,想要我走,痴心妄想!
宗尧想留外乡汉民万万不能。
丽姑要留!
宗尧不行!
丽姑要留!
宗尧不行!
田氏住嘴!
【众鸦雀无声
田氏丽姑,跪下!(丽姑跪地)你可知罪?
丽姑女儿不知。
田氏你与张云松私定终身,为何不向我禀报?
丽姑女儿担心母亲不准。
田氏你太小看老妇了。我土司从来是“海纳百川,包容四海”唯
才是用,像张云松这样的贤才正是我土司所需之人。你若如
实禀报,我怎能不允?
丽姑多谢母亲贤明,了却女儿心愿。
田氏不!为你们先斩后奏之过,我要惩罚你们!
覃杰老夫人,怎么惩罚?
田氏令张云松协助峒主爷操练兵马,与丽姑一道助我治理司城,
革除弊端,如有建树,我招张云松为婿。到时,我亲自为你们主持大婚。
丽姑(拉张云松一齐跪地)多谢母亲!
张云松多谢老夫人!
巴尔海(拉宗尧一旁,两手一摊)完了!完了!
(切光)

第三场
【校场。
巴尔海好酒呀!好酒!(抱一坛酒上)
(唱)脸发热,脚发软,
晃晃悠悠似神仙,
十年没敢开酒戒,
今日我,一坛米酒全咂干。
(喊)香姑--香姑--(见一人走来,忙躲)
【巴尔海妻上。
巴妻当家爷,当家爷!
巴尔海香姑,(见妻)是你,是哪个叫你来的?
巴妻当家爷,你喝醉了,我扶你回去吧?
巴尔海走!你给我走!你又不看看你这张满是苦瓜皱皱的脸,你来
干什么?你,你也想去侍候爵爷?
巴妻(忍气)唉!快回去吧!老都爷刚刚归天,你就这样,难道
就不怕老夫人……
巴尔海怕!怕么子?这十年来,我就是因为怕,话不敢多说,酒不
敢多喝,走一步看三步……今天,我要说,我要喝!
巴妻当家爷,你不能这样……
巴尔海走!去叫香姑,她是我花钱买来的,我现在要的是如花似
玉的香姑,不是你,你给我走!走!
巴妻(敢怒不敢言)你……(退下)
【香姑怯生生地上
香姑总管爷!
巴尔海来,跟我走。
香姑哪里去?
巴尔海莫问,走!
香姑总管爷,我……
巴尔海香姑,莫怕,只要你听我的,我包你享尽荣华富贵。
【拉住香姑,香姑挣脱。
巴尔海香姑(换笑脸)来,跟我走,我送你到一个享福的地方去!
(拉香姑下)
【远处一片喊杀声,张云松领众兵士练武,覃杰立于高台,众兵士:杀--杀--
(唱)刀光闪闪,喊声阵阵。
振我军威,壮我土民。
上保社稷,下安百姓。
白虎旗下无犬子,
帅府门内无弱兵。
【丽姑,张云松对练而上。
丽姑来!再刺!
张云松丽姑,这……
丽姑刺,刺呀!
【二人对刺下。
【远处覃宗尧追戏侍女,众侍女慌忙逃上。
一侍女爵爷如此胡作非为,我们快去禀报老夫人。
一侍女走,快走呀!(二人慌忙逃下)
【覃宗尧追二侍女上。
覃宗尧莫跑,莫跑,你们这些不识抬举的东西(抓一侍女)
侍女爵爷你放了我吧!
覃宗尧哎呀,莫假正经了,走,跟我到蛮王洞去!
侍女不!老夫人吩咐过,我们一个也不准出城。
覃宗尧老夫人?哈哈哈!她如今在衙内,愁都愁不完,哪有闲空管
你们?走!
侍女不!
覃宗尧(怒)走不走?不走老子一刀宰了你!
【侍女被逼无奈,宗尧抓住欲走。覃杰,丽姑上
覃杰宗尧,你……
丽姑兄长,你这……
覃宗尧(无奈,放下侍女,侍女大哭跑下)叔叔!
覃杰(忍住气)宗尧,老都爷刚刚归天,老夫人茶饭不思,你却寻花问柳,
放荡无垠,你……你难道忘记自己是什么人了吗?
覃宗尧我没忘,我是老都爷的后代,名正言顺的爵爷,不久便是唐
崖土司第十三代都爷了。
丽姑兄长你刚才……
覃宗尧走开,不用你管!(推开欲下)
覃杰回来。(宗尧止步)走!到老夫人那里去。
覃宗尧叔叔,我……
覃杰走啊!(拉宗尧欲下,巴尔海赶忙拦住)
巴尔海哎呀!峒主爷,这是作甚,这是作甚?
覃杰他不务正业,戏弄侍女,我要他去面见老夫
人。
巴尔海哎呀呀,一个侍女能值几何?这方圆数百里,哪一样不是爵
爷的?
覃杰你……
巴尔海好了好了,从古到今,哪朝哪代的国君,不是三宫六院。爱
妃成群?我们爵爷难道享用一个侍女的权利都没有吗?
覃杰你……(怒起,丽姑赶忙拉覃杰下)
覃宗尧哼!(揉着手)
巴尔海真是多管闲事
覃宗尧(不甘心地)不行,我非要把那个不识抬举的东西抓到手不
可!(欲下)
巴尔海爵爷,算了,我给你带来一个好的!
覃宗尧啊!
巴尔海(向内)香姑,快来呀!
香姑(怯生生地上)总管爷!
巴尔海来,快给爵爷磕头。
香姑爵爷!
覃宗尧(看到香姑的魅色,不禁惊讶)哎呀呀,这是哪里来的仙姑
啊!往日为何不见?
巴尔海往日我怕老都爷干涉,所以,现在才叫她来。(巴尔海急向宗尧耳语)
覃宗尧哦!蛮王洞?
巴尔海对,蛮王洞(二人大笑)哈哈……
(内声)
老夫人传话,宗尧,丽姑祠堂等候!
(定格,切光)

第四场
【土司祠堂
【全场黑灯,由一导师执剑,点火,领四面具人,跳神舞,田氏领银莲,一侍女上,宗尧,丽姑跟上上香,拜祖毕,立于一边。
拜见母亲!
田氏都起来。
谢母亲!
田氏宗尧儿你说说,今日为何叫你们来到此地?
覃宗尧嗯……儿呼之即来,未曾细想。
田氏丽姑,你说呢?
丽姑母亲!这里供奉着我覃氏十二代都爷的灵位,堂前石碑记有我历代祖先的赫赫战绩,左右两侧刻有祖先对子孙后代的家训,我想,母亲此刻叫我们来到这里,是叫我们不忘祖先艰苦创业之志,严守家规,誓为土司大业效力。
田氏宗尧你说是吗?
覃宗尧经妹妹这一提醒,我想是的。
田氏既然如此,你做得如何?
覃宗尧儿时刻为未忘父母教诲,日练武,夜习文,看,儿练武手都举不起来了(佯装手痛)
田氏听说你光天化日之下戏弄侍女,有这事吗?
覃宗尧我……(宗尧低头,田氏悲痛已极)
田氏说!
覃宗尧母亲,孩儿我……(急忙跪下)
田氏你这不争气的东西!
(唱)见我儿不成器不守本分,
气得我身颤抖目眩头昏。
老都爷归天去我肝胆欲焚,
众文武忧政事心神不定。
你却是光天下戏弄侍女,
朝寻花夜问柳放荡无垠。
祠堂内兴家法我把儿问:
你这样,
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老臣咒骂,百姓怨恨。
怎祭奠我土司历代先君,
怎告慰老都爷在天之灵。
覃宗尧母亲,你莫偏信叔父之言,孩儿我……
田氏住嘴!
(唱)峒主爷与你父手足情深,
征战中赴患难共死同生。
老都爷临终时托他照应,
教宗尧带丽姑练武习文。
谁知你,忠臣良言你不听,
善恶忠奸两不分。
我……我……
不兴家法不解恨,
不动棍棒你不成人。
【田氏举起竹鞭欲打,丽姑急拦跪下。
丽姑母亲!兄长那日之举纯属一时糊涂,请母亲饶他这一次吧!
田氏不行,你闪开!(欲打,丽姑抓住竹鞭)
丽姑母亲,要打你就打我吧!兄长他以后再也不敢了。
覃宗尧(急躲在丽姑身后)是啊,母亲,我再也不敢了。
田氏你们……你们这些不肖子孙啊!(痛哭)
【侍女劝慰。
覃宗尧请母亲饶恕。
丽姑请母亲息怒!
田氏你们都起来。
谢母亲!
田氏儿啊!我要你们对祖宗发誓。
啊!(宗尧一惊)孩儿遵命。(跪拜母亲,端酒碗)列祖列宗在上,孩儿发誓:
田氏(念)继祖遗志,奋发不息。
继祖遗志,奋发不息。
田氏励精图治,兴我土司。
励精图治,兴我土司。
田氏从即日起,司城之事,由你们兄妹总理。
覃宗尧母亲,你……
丽姑孩儿无能,难当重任。
田氏只要记住刚才在祖宗面前发的誓,纵有天塌地陷,我也相信你们能总理得好。
覃宗尧母亲,无职无权,军民不服,这土司大印……
田氏近日频频操劳,疲惫不已,我想率司城侍女到巴公寨一游,传印之事,回来后,再行定夺。
是!
(切光)

第五场
【静场,覃宗尧一人在桌上斗蟋蟀,玩到高兴时,哼唱
覃宗尧(唱)阳春三月艳阳天,
鸟语花香正好玩。
玄武山上寻百鸟,
金银塘内划小船。
身在画中欢乐多,
巴尔海(上)(接唱)就是要你拼命的玩。
爵爷!
覃宗尧哈哈哈……今天又有什么新鲜玩意?
巴尔海爵爷,你看--(指提来的鸟笼)
(唱)红嘴红脚金丝眼,
一身翎毛似锦缎,
世间少有的金丝鸟,
献给爵爷常作伴。
覃宗尧算了,算了,我一看见这些嘴尖脚高的东西就心烦。
巴尔海那……爵爷!
(唱)金银河上金银滩,
鱼蚌虾蟹戏水玩。
缩头乌龟肥又大,
捉来下酒胜过年。
覃宗尧好了,好了,自从那天在珍珠滩划船,掉到河里后,我一见水就怕。
巴尔海那……(思索)
覃宗尧别管我,我哪里也不去。
巴尔海唉!也怪不得叫人心烦,不知是哪个出的坏主意,叫老夫人把府中丫环,侍女都叫走了,就连我献给爵爷的香姑,也被……
覃宗尧别说了,别说了!
巴尔海哎,爵爷,我们何不在蛮王洞内建一个“别洞天宫”,再到乡下找一批绝色女子……
覃宗尧“别洞天宫”?
巴尔海爵爷呀!
(唱)蛮王山下“别洞天”
藏金藏玉藏天仙。
绝色天姿伴歌舞,
定叫爵爷乐无边。
覃宗尧好,好!事成之后,带我登基之时,重重赏你。
巴尔海谢都爷!
覃宗尧都爷?
巴尔海都爷!(二人哈哈大笑)
【一家人内喊,急上!
家人总管爷!
巴尔海没看见爵爷吗?
家人拜见爵爷!
覃宗尧什么事呀?
家人总管爷命我去查看官姐,张总爷的动静,我打听到他们不知何故每天午后把武士兵勇放回了家。
覃宗尧放回了家?
家人还听说他们要搞什么“闲时为兵,农时为民”。
覃宗尧嗯?
家人还听说他们叫家中无粮者缓交贡粮。
巴尔海反了!反了!这么大的事,连爵爷都不禀报一声。这还了得,这还了得!(招手示意家人下)爵爷!覃杰,丽姑,张云松擅自更改土司法典,我看,真是居心不良。
覃宗尧居心不良?
巴尔海是嘛!前次我请求老夫人快让爵爷掌印,峒主爷当即反对,还唆使老夫人废子立姑,要招张云松为婿。
覃宗尧是呀!
巴尔海如今又搞什么“农时为民,免交贡粮”这还不是为了收买人心,另有他图吗?所以,我说爵爷你可要提防一点啰!
覃宗尧哦!怪不得他们在老夫人面前挑唆,他们这是白日做梦,妄想!我找他们去!(欲下,巴尔海急拦)
巴尔海哎哎……爵爷,算了,算了,古人云:“小不忍,则乱大谋。”我看,你不如去请教请教你的大舅龙潭土司都爷。
覃宗尧哼!对!(匆匆而下)
巴尔海(望着覃宗尧远去的背影,从内心发出得意的笑声)
哈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老都爷呀,老都爷,我要你看看,唐崖土司大业就要毁在你亲生儿子的手里,哈哈哈……
巴妻(上,听见笑声怔)当家爷,你为何发笑?
巴尔海(玩鸟)我笑我的仇,如今有报之日了!
巴妻仇!你跟谁有仇?
巴尔海(望着自己被砍的手)老都爷!
巴妻老都爷?
巴尔海十年前,在保西蜀的征战中,我无非拿了几件金质用品,老都爷他,竟要把我斩首示众,多亏众人讲情,他才免我一死,可是他却砍去了我三个指头!从那时起,我就发誓要报这断指之仇!
巴妻当家爷,依为妻看,事情已过去十年了,何必长此记恨在心。再说老都爷后来不是又提携你当上总管爷了吗?
巴尔海总管能值几何?在这府上,看人脸色行事,还不是覃家一条跑腿的狗。
巴妻(劝慰的)老都爷既也归天,以往的事就该一笔勾销,全力辅佐爵爷建功立业才是!
巴尔海我没有你那份菩萨心肠,我要叫他的阴灵好好看看,他的后代比我不如。
巴妻天呐!你就不怕老夫人回来责问你吗?
巴尔海哼!我怕她?只怕她自身难保,要做他乡之鬼了。
巴妻啊!(猛省)难道那天你真叫香姑把那毒药带走了吗?
巴尔海你……
巴妻我……一切都明白。
巴尔海啊?
巴妻你还想瞒我?七年前,你为了霸占我,就是用这毒药害死了你的前妻。如今,你又想用它加害老夫人!
巴尔海(惊)你……不许胡说。
巴妻我……不许你加害老夫人!
巴尔海你!(一耳光,拔刀)这事就由不得你!
【巴妻欲爬出门,被巴尔海用刀胁迫
巴尔海你给我回来!(拉妻回,巴妻咬巴尔海一口)哎哟!
【巴妻逃下
巴尔海你往哪里跑!
【一牛耳刀掷去,巴妻在幕后惨叫一声:“啊!”
【巴尔海惊恐地发抖,瘫坐于地。
(切光)

第六场
【某日黄昏。
【巴公寨。
【田氏率侍女,卫队上。
田氏(唱)官民同赴女儿会,
百年土司第一回。
司城上下多凝虑,
怎解我为土司。
用心良苦,心操碎。
银莲老夫人,前面已是巴公寨。
田氏缓缓进寨!
银莲是!
大家听着,老夫人吩咐,缓缓进寨。
众啊--
【锣鼓声,唢呐声奏起。
【巴公寨头人率领穿红着绿的男女,抬着新茶,果品等俯伏路头恭迎
头人巴公寨士民百姓恭迎老夫人!
田氏免礼,叫大家起来。
众人谢老夫人!
田氏这是什么?
头人这是山寨百姓今年收下的新茶、鲜果孝敬老夫人品尝。
田氏啊!多谢大家美意,今年年成如何?
头人禀老夫人,今年多亏官姐,张总爷开恩,敝寨人寿年丰。
田氏唔!他们怎样开恩呀?
头人禀老夫人,丽姑官姐,张总爷亲到本寨巡察,教我们汉家农耕之术,号令兵卒,闲时为兵,农时为民,以使农忙之时,本寨兵卒回乡务农,抢种抢收,未误农时,故而今年水旱得收,百姓愿多交贡粮三成!
田氏啊!既这样,贡粮还是仍按往年数上交。
头人谢老夫人。
田氏我上峨嵋为老都爷还愿归来途中,从渝州带回耕牛犁耙,现送来巴公寨,望你们都学汉家耕作之术,再不要刀耕火种!
头人是!
田氏今日女儿盛会,怎么不见动静?
头人老夫人,你听!
【远处传来鼓乐之声。
田氏银莲!
银莲在。
田氏传话下去,叫随行侍女,今天可不拘礼俗,尽情参加女儿盛会,来个与民同乐。
银莲是。众随行侍女听着:老夫人吩咐,今晚可不分礼俗,尽情与民同乐。
众侍女(雀跃般地)谢老夫人。
头人请老夫人寨上歇息。
【鼓乐再起众人进寨中。
【在欢乐的音乐声中,众侍女伙同青年男子翩翩起舞。
众(唱)年年岁岁女儿会,
男欢女爱彩蝶飞。
妹妹轻摇花花扇,
哥哥吹响咚咚亏。
花花扇,咚咚亏,
相亲相爱在一堆。
一日相会百年好,
花好月圆比翼飞。
【银莲持白虎令旗站立寨墙。
银莲老夫人有令,凡随来侍女,可自由择取如意男子成婚,终身不在为奴为婢……
众侍女啊?……
香姑(下跪)银莲姐,请转告老夫人,我等情愿陪伴老夫人,终身不嫁。
众侍女(跪)是呀,我们愿厮守老夫人。
银莲……(硬下心来)不,老夫人令出如山,一个也不准再回司城。(下)
香姑(跪)银莲姐……老夫人……(众侍女欲进寨,每走一处,均被甲士阻挡不前,众侍女不能进寨,伤心痛哭不已。)
众侍女老夫人……
【有倾,寨上众男子相劝着各自带走侍女而去。
男子甲香姑妹妹。我看哭也无用,不如就依了老夫人的话吧!
香姑(无可奈何的)老夫人……(欲随下)
【巴妻踉跄奔上
巴妻(内声)老夫人!--(上)
香姑(扶住巴妻)啊!这不是巴尔海大婶吗?
巴妻你!你是……
香姑大婶,我,我是香姑啊!
巴妻啊!香姑,快,快告诉老夫人,巴尔海,他,他给的是……是……毒药呀!
香姑啊?
巴妻(昏厥死去)
香姑大婶……快,我得面见老夫人。
【香姑,青年甲抬巴妻下。
【后寨门开,银莲引老夫人上,
田氏银莲,众侍女走了吗?
银莲唉!都哭着不愿离开,我只好命甲士拦了回去。
田氏(叹息)唉!我也舍不得他们走啊!
(唱)夜深沉已敲三更鼓,
耳旁仍好似众奴婢凄凄痛哭。
非是我狠心赶她们出土司府,
实不忍豆蔻年华转瞬无。
虽说是她们为奴我为主,
到底都是人心肉连着肉。
(焚香)(接唱)愿我佛慈悲众生普度。
让她们出苦海结良缘,成眷属。
(头晕)啊!……
银莲老夫人,你怎么了?(扶坐椅上)
田氏想是我那老病又犯了。
银莲啊!老夫人,奴婢记得来巴公寨时,香姑曾给我一包药,她说是总管爷孝敬您老人家的驱寒避邪之药,您看……
田氏啊!难为他一片好心,不妨试试。
银莲是!(下)
【香姑急冲冲闯上,被甲士拦住。
【银莲取药上。
银莲老夫人,药来了。
【甲士押香姑上。
银莲老夫人,请用药。
香姑老夫人!(猛扑上去,夺下药碗。)
银莲香姑,大胆,还不将她绑了!
田氏慢!香姑,我已下令释放所有的奴婢,你缘何去而复返?
香姑禀老夫人,这这这,这是毒药!
田氏啊?
银莲什么?你怎么知道是毒药?
甲士说!
香姑承蒙老夫人恩典,放奴婢选婚成家。奴婢正欲离寨而去,忽见巴尔海大婶负伤而来,问及原由,大婶说这药是总管爷要害老夫人性命的毒药,因此,才斗胆闯进寨来!
(唱)千错万错归我错,
错把歹人当弥陀。
香姑今日自取其祸,
老夫人,(接唱)
请罚我喝下这碗药。
田氏(夺过药碗)香姑!难道你愿替歹人受过么?银莲,把它倒进玉壶,带回司城。
银莲是!(端药)
香姑(声泪俱下)老夫人!
(切光)

第七场
【唐崖土司府。
【众文武职官列班迎候。
【内侍臣匆匆而上。
内侍臣老夫人到!
【银莲扶田氏缓缓走来。
众(俯伏恭迎)恭迎老夫人!
田氏免礼!
众谢老夫人!
巴尔海(惊恐地)老夫人,离城数日,一路可好?
田氏托菩萨保佑,平安无事!
巴尔海想那日,随老夫人同赴女儿会的丫环,侍女一行数十人,为何今日只见老夫人只身回府?
田氏我已叫随行的丫环,侍女,除银莲外,全部择其男子,自由婚配。
众啊?
巴尔海这……
田氏这样,一来府中可少耗银两;二来可叫众位洁身自好;三来可让更多的人事农从桑。
巴尔海老夫人真是深谋远虑,文武职官无不佩服!佩服!
田氏总管爷,满城文武齐聚府衙,怎不见宗尧,丽姑,张总爷呢?
巴尔海(故作面有难色)这……
禀老夫人,宗尧爵爷带领人马捉拿乱臣贼子去了。
田氏啊!谁是乱臣贼子?
巴尔海张云松!
田氏你说什么?
巴尔海老夫人呀!
(唱)张云松,太放任,
督粮带兵胡乱行。
祖宗法度作罢论,
搞什么闲为兵,农为民的新章程。
到如今无有贡粮进仓廪,
校场上难听喊杀声。
因此上,爵爷带人去拿问。
【覃杰怒气冲冲的上。
覃杰放肆!
(接唱)巴尔海你休要血口喷人。
田氏覃杰贤弟……
覃杰他--(指巴尔海)和宗尧在家胡作非为!
田氏啊?
巴尔海峒主爷,你……你中伤爵爷,该当何罪?
田氏这是怎么回事?
覃杰老夫人!
(唱)老夫人上了巴公山,
他他他,唆使宗尧没命玩。
提笼架鸟、寻花问柳还不算,
又到乡下抢婵娟。
“别洞天宫”民女怨,
百姓忍苦不堪言。
田氏什么?“别洞天宫”!
覃杰他唆使宗尧在蛮王洞内另建“别洞天宫”凌辱民女,寻欢作乐!
田氏总管爷,果有此事?
巴尔海老夫人,别听他造谣惑众、信口雌黄。
覃杰如若不信,请看!
【覃杰打开府门,幕后一片哀嚎之声:“老夫人为我伸冤啦!”
“还我的女儿啊!”
“还我妻子啊!”
田氏总管爷,你……你好大的胆子?
巴尔海老夫人,我……我……
丽姑(上)老夫人--
【丽姑扶着张云松上。
田氏(惊)啊!丽姑,为何这等模样?
丽姑母亲,龙潭土司派人将云松痛打致伤。
田氏龙潭土司?!(众臣惊讶)
张云松老夫人!
(唱)巴公溪发洪水桥被冲走,
下官我带兵卒日夜抢修。
忽来了龙潭土司兵勇无数,
发乱箭伤了修桥的士卒。
上前来不问情由不容我开口,
指责我乱法典性命难留。
田氏此话从何说起?
张云松他们说我欲谋夺唐崖土司大印,十恶不赦,因此将我乱棒致伤,扬长而去!
田氏啊!竟有这等之事?!
丽姑他们还要我传话给你。
田氏他们说些什么?
丽姑龙潭都爷言道,唐崖土司大印,如不传与爵爷宗尧,他们就要调集一十八洞蛮兵,打进唐崖!
田氏宗尧现在何处?
张云松他已被龙潭土司都爷接进龙潭去了。
【众惊,巴尔海深思后上。
巴尔海老夫人!龙潭土司竟敢将总爷打成这样,还想胁逼老夫人,这简直是欺人太甚,理应发兵攻打!
众臣是啊,应火速发兵。
张云松慢!此事非同小可,万万不可因小失大,不能发兵呐!
巴尔海不发兵?唐崖土司不姓张,当然你不着急?大家说,发不发兵?
众臣发兵!发兵!
覃杰老夫人,万万不可发兵,弄不好会使各峒土司自相残杀!
众臣发兵!发兵!
田氏住口!
【众鸦雀无声。
田氏丽姑,云松身受重伤,扶他下去歇息吧!
丽姑是!
内侍臣湖广都司军令到!(众惊)
田氏有请!
【湖广侍臣持军令上。
侍臣见过老夫人。
田氏(接军令)有请馆驿歇息。
侍臣谢老夫人!(下)
田氏(展开军令)总管爷--
巴尔海老夫人。
田氏这有白虎令旗一面,速去龙潭土司接回宗尧爵爷。
覃杰老夫人,刚才你未听到宗尧已被龙潭土司接去了吗?若再让他回来,岂不是引狼入室?
田氏(朗朗大笑)哈哈哈,贤弟你怎么也糊涂起来,那龙潭土司不就是他大舅么,手足间怎么会同室操戈呢?
覃杰你真要传位于他?
田氏祖宗法度,不可更改。
覃杰既是这样,愚弟只好解甲归田!
田氏这……贤弟执意引退,我也不便强留,只求宗尧继位之后,我为贤弟践行。
覃杰这……唉!
巴尔海(大喜过望地)老夫人,我到龙潭去也!……(窃喜,笑下)
【众各怀心思,定格。
(切光)
 
第八场
【土司城钦赐“荆南雄镇”的牌坊占了满台。透过牌坊层层而上,土司大堂位居其间。田氏在银莲的陪伴下端坐正堂。身后悬挂巴人图腾白虎锦旗;桌上端放土司大印。幕启,鼓乐队,成双数各执长号、牛角、唢呐、大锣、堂鼓等土制乐器,分列牌坊两侧。
土司侍臣(高呼)唐崖宣抚司第十三代都爷登基盛典开始!
【礼炮三响
【覃宗尧身穿锦袍,兴高采烈地步入大堂。
土司侍臣拜天地!
拜白虎!
拜老夫人!
传授大印!
【顿时鞭炮齐鸣,鼓乐齐奏,众臣一起跪下,覃宗尧跪地双手举过头顶等老夫人授印。
【田氏慢慢离座走至宗尧面前,将一块黄绫放至宗尧手中。
【众臣大惊,鼓乐戛然而止。
覃宗尧(忙展开黄绫念道)“调集唐崖土司兵勇三千即刻动身镇守边关。”啊?母亲,这……
田氏这是湖广都司派人送来的圣谕。外兵犯境,我土司都爷理应带兵出征。
覃宗尧不!儿正要登基,出征应派他人。
田氏儿啊!
(唱)我土司从来是王令必行,
十二代都爷个个应征。
保西蜀抚蛮民血战玉城,
擒樊龙捉樊虎感动明君。
授宣抚称将军赏赐帅印,
赐令我建牌坊备受皇恩。
先辈们保社稷鞍马劳顿,
你怎么能图安闲坐享其成。
覃宗尧母亲,没想到你……你是如此的心狠啦!
田氏你……你在怎讲?
覃宗尧要是老都爷健在,他绝不会让亲生骨肉远离唐崖,只身飘零。
田氏你……你……
【田氏说不下去,头昏目眩,难以支身。
众臣老夫人--
覃宗尧母亲--
田氏(痛心地)儿啊!
(唱)山青水清骨肉亲,
天长地长儿女情。
老都爷为教你心血耗尽,
早晚间我焚香祈祷先君,
保佑我儿无病无灾,勤学奋进。
兴我土司,执掌大印。
谁知你--
违父教,违母训,
不练武,不习文。
依仗王威,
放荡无垠。
难成我唐崖宗嗣守业人。
儿啊!
可怜我,满怀希望化灰烬。
老都爷归天时双目不瞑,
强忍泪我叫儿应命出征,
去边关平战乱报效朝廷。
带领我土家男儿守边境,
娘盼你军功显典籍留名。
巴尔海老夫人,如今爵爷既已登基,谁去边关,应是新都爷作主。
【话音刚落,只听“咔嚓”一声,田氏手起剑下将案桌斩为两段,随即举起利剑。
田氏这是老都爷临终前交与我的白虎令剑,谁敢上拒王令,下违家规,与这案桌同归。
众臣(面面相觑,鸦雀无声,一起跪下。)听老夫人安排。
土司侍臣老夫人,新都爷出征,何人掌印?
田氏(手掌大印)大家听着,从即日起,我田氏继承夫志,代子掌印,招张云松为婿,与丽姑分当左、右副司,留司城总理政事。
众臣遵老夫人旨意!
田氏(走到覃杰身边)贤弟,你看如何?
覃杰夫人高瞻远瞩,卑职五体投地!
田氏为嫂何日为你送行?
覃杰卑职愿随夫人为我土司大业效力终生!
田氏总管爷你呢?
巴尔海我愿随军侍候都爷!
田氏好!银莲,拿酒来!
(银莲端玉壶,酒杯上。
田氏盛满!
银莲是!
田氏(举起酒杯)这是我从峨嵋归来途中带回的洞藏美酒,来,让我为你壮行!
巴尔海(接酒)谢老夫人!(一饮而尽)
【巴尔海喝下片刻,不觉腹痛难忍
老夫人,这……
田氏这叫自食其果!
巴尔海啊!我……
田氏你……你建“别洞天宫”,诱惑我儿玩物丧志;你用美女害我儿沉溺酒色;你还想用这毒物加害于我,你……你,把毁我土司大业的赌注下在我母子身上,没想到你输得精光,还搭上狗命一条。
巴尔海哈哈哈……我输了?不!我赢了,可笑老都爷四处征战戎马一生,到头来一抔黄土,无人继位,可悲呀!可叹呀!
丽姑住嘴!我唐崖土司历代祖先军功显赫,官齐宣抚,朝廷钦赐“荆南雄镇”、“楚蜀屏翰”牌坊。我覃氏后代定能上报皇恩,下兴土司大业。
巴尔海哈……不要仗着皇帝老子赐的牌坊、官帽狐假虎威。牌坊何用?牌坊可以倾倒,字迹可以凋落,官帽可以落地。唐崖基业毁在旦夕!
覃宗尧你这条疯狗!(举剑欲刺)
田氏住手!
巴尔海来呀!我就是想早一点去告诉斩我三个指头的老都爷,他的后代花天酒地,荒淫无道。比我不如,哈……我……我死不瞑目的是,府中还有你(指田氏)这样一个女人!
【声音渐小倒下。
覃杰来人!拖出去喂狗!
侍从是!
【侍从欲拖巴尔海。
田氏慢!巴公山下赏他荒地三尺!
众臣(不解地)啊?
田氏坟前立下石碑一块,上书“奸佞”二字以戒后人。
侍从是!
【拖巴尔海尸首下。
田氏(在桌上猛击一掌)想我土司历代祖先英勇善战,无往不胜,从未被持枪的对手所笑,而今反被这无耻之徒辱骂,我……我何以告慰祖先,何以教诲后人!
【田氏声泪俱下。
覃宗尧(跪地)母亲!儿愿戴罪立功,无功不还!
覃杰我愿随宗尧出征,助他建功立业。
【田氏离座慢慢扶起宗尧,母子久久相视,四行热泪泉涌而下。
田氏儿啊--
覃宗尧母亲--
【母子紧紧相依。
(切光)
 

尾声
【土司城披红挂彩,按土家习俗,覃宗尧背妹妹丽姑从土司大堂出,覃杰引着身穿大红锦袍的张云松从外而至,一对新人站立“荆南雄镇”牌坊下,张云松为丽姑揭去盖头,银莲等侍女簇拥田氏走至一对新人中间。覃宗尧、覃杰拜别田氏整装出征。
【鼓乐齐鸣,众土民载歌载舞。
(幕后合唱)楚蜀屏翰荆南镇,
巍巍唐崖留古城。
岁月风沙掩不住,
一代巾帼传美名。
(谢幕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