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恩施  小雨转多云 15℃~20℃   空气质量:优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当前位置:首页>>文艺作品>>文学>>文艺评论

电视剧《神兵》饰老猎户

发布时间:2015-11-03 09:06 编辑:周文生

魂系梨园

--记老艺人张万生

安丽芳

乡情,犹如连接婴儿和母体之间的"脐带"。虽然分开了,瓜和蒂的关系永远不断。我从北京回到儿时生长的故乡--利川。我企图寻找儿时记忆中的"老米市","羊叉街"读书的庙堂小学,出身的破旧矮房,以及躲猫猫,踩高跷的角落小巷。哪知儿时的记忆已被半个世纪的"泥土"淹没了。我迷失在熟悉又陌生的故乡。偶然间,碰见一个白发银须,年迈发福,步履蹒跚的老人。定眼片刻,要不是那双依旧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我怎么也辨认不出这个六十年代曾经在戏剧舞台上叱吒风云的张武生。从老人身上我捕捉到施南往事的痕迹。

张万生近照

张万生,曾是利川川剧团著名演员。为恩施州为数不多授予"特殊贡献奖"的老一辈文艺工作者。州戏剧家协会会员,利川政协一、二、三届委员。现今已是七十六岁高龄。从他举手投足迟钝的外貌看,哪还有一丝当初的武生踪影。和我谈到戏剧艺术时,老人仿佛注入了兴奋剂,一下子精神起来,顿时两眼熠熠发光,手舞脚蹈,口若悬河……

张老当红时,我曾是科班中崇拜他的一个孩子。我对张老深刻的记忆如一把铁锹,将淹没在张老身上的时光隧道戳开,还原至二十多岁风华正茂,饰演,《三气周瑜》中的周瑜形象。张老青春时期的舞台形象正如周瑜一样;"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脚穿高底靴,身着白色软靠,腰佩长宝剑,出场一个的云手分开盔头上的羽翎毛,双眼炯炯有神,一个优美的亮相,立即引来台下的掌声。

《陆文龙》中饰陆文龙

他的唱、做、念、打,一招一式的演技,将周瑜风流倜傥的儒将风采表现得淋漓尽致。周瑜被气时的表现动作;单腿跪地绕舞台跪走圆场,甩发(长发)随着头的转动画圆圈。赢得台下雨点般的掌声。周瑜气得倒地,演员必须有"倒僵尸"的功夫,(所谓倒僵尸,即直挺挺往后倒地)练这功夫需要一定胆量。

张万生自幼迷恋戏曲,十三岁开始在台上摸爬滚打。《八郎代镖》中的杨八郎、《穆桂英》中的杨忠保,《花荣之死》中的花荣,《吕布与貂蝉》中的吕布,《林冲夜奔》中的林冲等等,这些英武形象,活脱脱的一幅幅展现在我的记忆屏幕上。

《肖方杀船》中饰肖方

尤其《八阵图》这出戏,张万生的演技可说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张万生饰演陆逊。刘备在夷陵被陆逊打败撤回四川,陆逊追击时闯进了诸葛亮设的八阵图,差点全军覆没。这是一个十分考验演员功夫的戏,陆逊陷入八阵图靠演技来表现;前滚翻,后滚翻,倒插虎,翻身扑虎,劈叉、甩叉,双腿提起,三起三落,手不撑地(做勒马状)等,高难度武功,来表现陆逊人仰马翻陷入深坑。这功夫可说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演好武小生必须具备:踢、跆、跰、跨,跳、蹲、转、翻(翻身)、翻(翻跟斗)、腾、扑、跌,十二字的过硬基本功。张万生几乎从早到晚穿着十几斤重的铠甲(戏服),高底靴,背上扎"靠旗"(古戏中的背旗),需两个男力气使劲捆扎。为固定"甩发"(长发),及提高眼角,需要用长丝巾紧紧缠在头上(初次缠丝巾没有不呕吐的),还得戴上四、五斤重的"盔头"。试想,单这身五花大绑已经够受了,更莫说还要在台上翻腾滚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演员平时必须穿着戏服练习,否则一但穿着戏服上台便僵硬到无法自如。川剧的"变脸","藏刀"特技张万生无不精通。变脸特技已家喻户晓,藏刀,我第一次听说,张老在《肖方杀船》戏中表演过藏刀特技。肖方乘人不备之际,举刀欲杀,属知被对方发现,肖方的刀眨眼不见。台上的人物以及台下观众无不惊讶,让他伸手,抬腿,并撩起长袍转身,没有发现带刀的痕迹。刀藏哪里了?我要张老揭秘,张老狡黠地一笑,说:长袍的腰部里面连着裤子,长袍外的腹部有条缝隙,刀从缝隙处放进,掉入灯笼裤里,即使张开四肢,撩起长袍也看不见,藏刀动作技巧要熟练快捷。

《彩箭缘》中饰张廷玉

张万生所处的世界是戏台,戏台消磨了他的大半个人生。五、六十年代的文革前,张万生不仅演红利川,也演红了川东。

《狮子楼》饰武松

张万生对艺术的爱好到了痴迷。当时每月十几块钱的工资,舍不得吃喝,全都购买了戏剧行头;水发、靴子、戏服、刀枪,剑戟等等。为自己平日练习用(公家的戏服只能演出穿)。这些行头就是他一生的积蓄。然而,他没有想到,这些戏剧行头以及集累一生的演技"文革"中成了他打成"牛鬼蛇神"的罪状。强迫劳改。最使他伤心的是,一生的"积蓄"被"破四旧"付之一炬。说烧毁的是戏剧行头,不如说烧毁了张万生积累一生的艺术青春。

电视剧《神兵》饰老猎户

安丽芳

重返剧团的张万生虽已老去,却在培养后代演员上倾尽全力,带学生,做导演,电影《神兵》担任二号主角。为艺术发挥最后余力。一丝不苟工作习惯,养成了他的职业道德。德艺双馨是后人对他的评价。

指导学员

张老和我谈起,之所以老一辈的文艺工作者能吃苦耐劳,执着于艺术,肯为艺术献身?首先是对艺术的热爱,有热爱才有执着。而现在的文艺工作者缺乏这种精神。他特别痛心的是有些女孩子,经过精心培养,正待能上台演出,却嫁入有权势的人家,把剧团当"跳板"。他感叹现在的年轻演员养尊处优,不像他们那个时代的演员,既愁生计,更愁发展。艺术和其他行业一样,需要有竞争,没有竞争就没有生命力。

我依依不舍地告别张老。张老以长长的目光远远地相送,目光充盈着失落,留念,深深的期切……

儿时记忆中的老街已老到不复存在,被新的建筑所取代,与之相配的老人也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但他们仍然象征这座小城的文化底蕴。

 

责任编辑:周文生